笑月傲天

这个简介弄得我头秃。

是泛神论的拥护者,是上帝座前的天使,也是科学路上的提灯人。

尘将归尘,土终归土。

关于称呼:陈小天/天天天













以沉默应对自身的苦痛,
以咆哮为他人的痛苦宣战。

“——当它公之于众,就不可避免地带上了表演的色彩,我的先生。”


 

您也能同我一样感受到寒冷吗?能够拥抱风、亲吻鲜花吗?

我现在已知您所见到的同我所看的大有不同,我想:无非是我们的观念、对于事情的优先度不同…您会愿意说,我们是黑白两面,但我更愿意说我们是善恶难分。您一定难以否认,您身上必然有我的色彩。不必对此感到悲伤,不必为此寻求怜悯,我们属于彼此的孤独,因此不必强求融入任何一个集体,如果您生来如此。

 

您一定也能够明白,带着雨的风是有多么冷啊…因此也能够明白多肉是闻不出味道的,我们应该养一盆玫瑰。我理解您的愤怒,那是转瞬即逝的。正如我们,正是我们。您曾多次为名字的事情发声,我试图安慰您,因为那不是您或者母亲的错。如果有一天,有人能够理解这个名字的含义,理解它的发音有着截然相反的两种含义,理解它的字面属于两种转瞬即逝却又永恒之物…如果有那样的一天。

 

事实上,只有我能够理解,只有我可以明白,只有我像他那样同样对您怀有真挚的爱意。您也同样,不是吗?

 

我在这里回答您的问题,

“既然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那么挣扎有什么意义呢?”

亲爱的,挣扎使我们明白何为痛苦。只有能够为自身痛苦而欣然落泪的人,才是幸福的。

 

我们拥有很多,分明拥有很多…只是很遗憾,我们把眼泪给弄丢了。您有看见过日出吗?当然,每一个无法入睡的夜晚,我们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起,然后在阳光的照耀下陷入无梦之乡。

 

如果梦属于平行世界,那么她们活得很幸福,她们同样都爱上了他,他也爱她。不是吗?这就足够了。无论身处何地,爱无法将我们分离。那么,这是一封给您也是给我的情书吗?当然,当然…不要害怕、不要惊慌,哪怕会粉身碎骨,我们是很清楚我们面对着什么的。

 

您,我想要用更加亲昵的方式使用人称代词,你。你选了最中庸或者说平庸的方法,不听不看不说。不去争辩、不去反驳,最终没落无名一卒而已。最开始,最开始我们的计划多好啊…绚烂的、绚烂的…

如果要做的事情别人做得更好,就不要去做了。一定要做非你不可,只有你能做的事情。

为什么会痛苦呢?不要问为什么,亲爱的,睁开眼睛、认真听,告诉我你的感受吧。这是迈向终点的必经之路。我们还要面临更加痛苦的事情,因为正义无法得到声张,公平公正被践踏。为之而死吧,亲爱的,那才是绚烂的谢幕。

 

像狮子一样咆哮吧!软弱无能的女孩啊——如果这不是你的愿望、您要将我的价值摆放在何处呢?摈弃那该死的同理心吧!它像刀子一样划开你的身体,最后抛给你的是一无所有,您还没能看清吗?看得比谁都透彻的眼,却从来只下看不清未来的棋,我爱极了您这可爱的好奇心。

 

 

 

 

 

毕竟,尘终将归于尘,土必然归于土。




可怜的共情者。

文素来自我自己。








文素来自《一九八四》。

我爱lof的滤镜

上色火葬场,但还是要祝陀思君生日快乐!

私心加入果果和霍桑元素(*/∇\*)
是恶魔pa滴陀思喔!!!
蝠翼在脑后是为了遮住眼,避免牧师发现他同样怜悯人间的模样,也是为了挡住小丑无礼的冒犯。



为自由而死。

为了自由而绚烂地死去,还是,为了死而去得到自由。

放任自流吧,我选择放任自流,直到完全失去民事行为能力。我尚有自认为足够的理智不去尖叫、不去高呼,但我所有的行为都在悖逆我的思维我的想法。

那就逃吧。

「人造天使计划」Lv.0 故事尚未开篇前的序言

天使是不能在人间久留的,他们会慢慢失去自己的力量和翅膀。而通天之路尽头的窄门不是轻易可以通过的,特别是当天使在人间待得太久,已经失去了通过门时保护自己的力量。


因此传颂圣名的人们组建了教会,负责守护这些坠落后无法再回到天堂的使者们。有些是私自下来玩但是忘了时间回不去的,有些是犯了错被罚下来却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惩罚的(而留在人间则会成为他们永生的责罚,门将不再对他们开放)。但共同的,天使显而易见拥有着人间的生灵所无法理解的知识和能力,这成为人之间的共识。即便他们已经失去翅膀与人无异,或者不学无术从一开始便愚钝无比,也无法真正融入人当中。


异类始终都是异类,哪怕他们被奉上神位。


可是坠落的天使哪会有那么多呢?所以来讲讲我所钟爱的博弈论吧。


信与不信,可以当作是各自百分之五十可能的赌博,不信并不会影响现世的什么,信也只是提供了一种可能。若神不存在,那么信与不信都毫无损失。但若神存在,那么不信者将永恒地丧失那无限的恩赐,信者则将因此享得永生。


传教结束了,回到我们的故事中来吧。


我们知道教会负责保护落入人间的天使,那么负责守护他们的自然就是圣殿的骑士。教士们或许真的愿意保护他们,又或许是想要利用他们。但骑士仅有唯一的愿望,那就是守护这些可怜的天使们。


彻底无法回到天堂的天使与人无异,他们甚至逐渐失去有关于天堂的记忆,作为人间的异类慢慢度过对人类来说太过于漫长的一生。


有的天使甚至已经忘记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只依靠别人告诉她的曾经的身份,和确实过于漫长的时间,来证实自己曾经是什么。


“我们再也无法回到曾经的地方,也无法融入这个毫无区别的世界。”


天使的死亡是璀璨的光芒。世间万物尘归于尘土归于土,而他们会归于光与星辰。几乎所有天使最终都会选择这样的路。那是上天的父赐予他们最后的仁慈。但是否真实…就请再回到博弈论吧。


我们知道神的存在,但是天使的死亡是否和人一样,也能够得到永生呢?天使享有永生,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信者,那么他们的死,将得到永生之上的存在物么?这就是另一盘赌博啦,在天堂死去的天使将在生命之树下重生,而在人间的呢?


彻底无法回到天堂的天使与人无异,他们也会在失去记忆后丧失信仰,也会需要重拾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