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月傲天

这个简介弄得我头秃。

是泛神论的拥护者,是上帝座前的天使,也是科学路上的提灯人。

要知道,我亲爱的朋友,无需在意我、我们的去留,因为生只是漫长的死当中的一场意外,属于尘的终将归于尘。





心累。

文素来自我自己。



右上三个是临摹来的。一个陀一个果,一个“英雄刺客”。
 
 
左下分别是,我和我。




嘎尤啦!

因为一些事情我第一次查阅了《妇女权益保护法》。
里面是血淋淋的…女性遭受歧视和不公平的实证。

只是更加难过了。




早读的时候阅读并摘抄三岛由纪夫先生的《晓寺》。是丰饶之海里我所未看的最后一本。
由于天人五衰被当做第一本看了,以至于看着所有人物走向确定的不可更改的我所已知的终点,就像是炉火寂灭前的一丝暖意,但最后火还是熄灭了。

我的直觉往往都是对的,可它往往妥协于他人的建议,带领我远离捷径,踏上遥远的正途。

重新调了一下滤镜。
三个月没写字了,算是打响复健的第一炮。


文素出自——
Audrey Assad的单曲《Spirit  of the Living God》


风、夕阳
伤痕、声与视线
海、沉没

又摸一张党费。

水仙真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