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月傲天

沉迷游戏,丢完文就跑

『三层现实』一


◆◇◆◇◆◇
这是个无趣的故事,我要事先提醒你。

——全员无异能——
主要出场人物:

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里•亚诺夫斯基(既然排在顺位一就不能让费佳抢了名字最长)

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我好像还少一段)

织田作之助(…不好意思,走错片场)

安德烈•纪德(然而我比作之助长!!?)

阅前提醒:四十米长刀x2
没问题?那么就来个阅前猜谜吧!提问!阅前提醒是真的吗????答案是——
◇◆◇◆◇◆
        

          狭隘的空间,一盏微弱的灯。
          一只手从书桌架上取下来一瓶墨水,墨水的标签已经被撕掉,透过透明的玻璃壁可以断定那是红色的墨水。骨节分明的手晃了晃墨水瓶,另一只手拧开盖子,翻过盖子和墨水瓶一同放在左侧桌面。
         椅子脚与粗糙地面摩擦的声响,人影起身远远离开光亮。于是我们便可以看到,桌面上除了墨水瓶和倒置的盖子,还有厚厚一摞横格纸。
         翻找东西的声音。不需要等待很久,那道身影便坐回桌前,给刚找到的、从未用过的钢笔灌墨,在一张被揉皱的用废的纸上测试出水状况——借微弱的光亮,细细打量,那支笔应该被珍藏得很好,或者说,价值与质量是成正比的高档货,从笔身和笔头就能瞧出来——出水状况优良,握笔的手感到灵感从脑海源源不断,注入墨里,化作好看的字符落在纸面上……当然,这是艺术加工。人影的笔速很快,许多字符连成鬼画,但是这并不妨碍阅读。
         让我们跟着他的文字吧!
         他这样写道:
        “颠倒的,充斥谎言、荒谬而怪诞的世界,正在也终将毁灭……”

‖以此献给已逝去的挚友

         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故事开始于不曾存在的久远年代,那时候的半圆穹顶比现在宽阔,钢筋铁骨交错杂横的森林中空腔也更多,而最不能忽视的标志性建筑——那连接了穹顶正中直直通往深渊尽头的塔,古往今来,都是世界的中心,文明的脊骨,更是我们社会的中枢。
         和现在一样,住在深层区的都是贵族老爷、政府官员,一路往上,环境越亮,而住在最高的空腔区的,都是些破产人、逃犯、无业游民等等社会渣滓,那片区域几乎无法入眠!在夜时段都亮堂得有如昼时段,就像更久远更久远的神话书或者儿童睡前读物里写到的白天那样。事实上,亲爱的读者,我们都很清楚,我们适应黑暗,而对于黑暗的反义词是极其难以忍受的,难以忍受到在直接接触下会如同投入沸腾的熔浆河,瞬间,什么也不剩下。
         故事的主角,在狂欢庆第一天(我们都知道,仅有在这个维持三天的节日里,塔是上下互通的)咚咚咚,敲响了空腔区深处一间合法居房的大门。
         门被拉开一条防盗链长度的缝。
         “果戈里?你怎么来啦?”一个好听的女人声音,“这几天可乱,别想把我亲爱的费佳带出去胡闹,医生说他需要静养。”
         “美丽的夫人!您不仅心地善良而且十分聪慧,但是!谜语的题目是:猜猜看我今天要给陀思讲什么故事!?”我们的主角有着稚嫩的嗓音,这彻底暴露了他的年纪!
          女人咯咯笑着把门关上,卸掉链子将门打开,把门外那一身小丑打扮的孩子让进屋子,探头在外左右看看,才重又关上门,挂上链子,反锁。女人俯下身亲吻孩子的额头,果戈里红着脸碰了碰女人的脸颊。女人有一头柔顺的金色鬈发,像极顶级的绸缎那般质地,一双罕有的、仅在矿物中见过的、蓝宝石色泽的眼眸,白晢的肌肤嫩滑,穿着红色长裙,完全瞧不出来是个十岁孩子的母亲。
         “夫人,我舍不得离开你,你是天使,是圣母玛利亚……谜语的答案可以等我离开时再告诉我吗?”果戈里埋在女人的怀抱里,那柔软的触感和芳香,是他只在这里感受得到的。
        “当然可以,去吧我的孩子,他在房间等你。”女人怜爱地又吻了吻他,起身,“我去准备些茶和糕点…锡兰红茶怎么样?”
        “再好不过了,夫人!”

        女人进了厨房,果戈里终于走进费佳的房间。房间很小,很矮,成年人必须弓背低头才能站立,但是对于孩子——依旧是大的空间!占据几乎一半的是床,床边一个半米宽一米高的柜子,角落里一张三脚圆凳,便是全部了。噢!不能漏掉,坐在床上的房间的主人: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
        “陀思陀思陀思♪”果戈里毫不客气地无视掉角落的凳子坐到了床边上。他不是第一次来,更不会是最后一次,即使在费奥多尔看来他们的关系才刚发展到互称你我根本没有熟得那么不顾礼节。“你想要我亲吻你么?来吧,碰一碰脸颊!”
       “容我拒绝,果戈里,先生。”坐在床上的孩子,黑色发,却有瑰丽的紫色眼眸,皮肤呈病态的苍白,穿着黑色的有绒边长衫,活像丧衣寿服。他平静地强调。
        “那就猜个谜吧!费佳,这次我要给你讲什么故事呢?”果戈里嘻嘻笑着得寸进尺,作为那句先生的反击。
        “……”费奥多尔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
        一秒以后,“是红发魔女的故事!”果戈里自动喊出答案。
        费奥多尔拉开被子,拍拍身边的位置。果戈里蹬掉小丑那前端尖翘的皮鞋子,爬上床,把费奥多尔那软软的长方形枕头竖起来,一人一半靠着,再将被子拉过来一点,顶着费佳那想把他踹下去的目光,盖在自己腿上。“费佳费佳费佳♪”
        费奥多尔往右边挪了挪,果戈里就越发放肆地往他身上靠。
        “不讲故事就请您下去。”
        “费佳想听故事了呀!?我刚才说要讲什么故事???大糟糕!!!我忘记了。”
        “……红发魔女。”
        “回答正确!奖励是——”声音嘎然而止,果戈里侧耳听了听房门外的声音,他听见水开的声音,瓷杯放上铜盘的声音,水汩汩倒进杯里的声音……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亮片纸包着的东西塞到费奥多尔手里,并且不让他看,“藏好,不要让她发现了。”果戈里凑到费佳耳边小小声说,然后……扣扣,敲门声,门被打开……
        果戈里正坐在床边的三脚凳上,“红发魔女有一头长长的红色秀发,眼睛是好看的蓝色,比地下泉还清澈……啊!夫人!”他礼貌而且得体地停下讲述,转过身来双手接过有托盘的小瓷杯,就着沿轻轻呷了一口,“夫人泡的锡兰红茶,超级好喝!”孩子仰着小脸,天真无邪地赞叹。
        夫人掩着嘴,却遮不住眼里的笑意,“我今天用新的配方步骤做蛋糕,一会拿来给你尝尝,试试味道。噢我亲爱的费佳,看在尼古莱的份上,你可以吃一小块,不能多吃,医生说过尽量少吃甜品。”
        费奥多尔垂下眼眸。
        “夫人,请放心吧,只吃一小块不会有事,尽量少,意味着能吃!我已经在期待夫人做的新蛋糕了!上次的黑森林是深层区那些贵族家里的厨子都做不出来的!”
        夫人被恭维得高兴极了。
        “好好,再占用你们的故事时间,我亲爱的费佳就要生气了,”她朝果戈里眨眨眼睛,“一会见。”给他们关好房门,重新回到厨房去。
       
        “费佳,你该不会真的生气啦?”果戈里爬回床上,放好枕头盖好被子,戳了戳费佳的脸颊,“鼓鼓的诶!果然是生气了!”
        “你才是鼓鼓的!”费奥多尔终于表现得像个符合他年龄的小孩子,拍开果戈里的手戳回他的脸。
         “痛痛痛!呜哇——费佳欺负人啦!我不要给他讲故事!呜呜呜——”
         “……对不起,尼古莱,你可以戳回来。”费奥多尔没想到那小丑打扮的孩子说哭就哭,愣了愣,伸手拍拍他的背然后道歉。
         “费佳……”果戈里带着哭腔。
         “嗯?”
         “居然喊了我的名字!第一次!作为纪念来个猜谜吧♪红发魔女是个什么故事???”果戈里的嘴角挑成字母V,脸变得比翻书还快,“提示是——确有其事的大谎言!诶呀我说出来了!?那么再来猜猜看?没错!其实我根本——没有准备什么故事!‘红发魔女’和‘小丑’一样完全不存在!”
        “你是存在的。”
         费奥多尔抬起手,抚上果戈里的脸颊,那双瑰丽的紫色眼眸定定地看着眼前的人儿,他轻轻开口,“尼古莱,你是存在的。”

         故事要在这里停顿一下,将「确有其事的大谎言」给说说个清楚。各位看官、读者,你们应该了解前几年在空腔区传的沸沸扬扬的「红发魔女」事件吧?以及囊括了深层区、中层区和空腔区的青年们,由他们组成的反政府组织——革命反叛军,到处破坏社会治安,宣扬所谓的进步思想(在某看来十分荒谬)。当然,大家都知道,最后反叛军被镇压,导致空腔区被清洗的结果,当局彻彻底底灭绝了任一丝能威胁到我们这个文明、社会的思想及个体。千秋万代呀!在继续故事前,噢!让故事里的人翻开故事书吧!但是孩子要如何了解童话的本质呢?

         费奥多尔摩挲着书页,良久,合上手中的书,放回书架上。书外封是阴沉的灰白色,显得很旧,书名、作者和出版社都模糊不清。怎么就关上书了?快拿下来!但是书架上有一排排不同的童话书,全是属于那浅色发青年的,再看过去,发现每一本都一模一样,究竟哪一本才是刚才他手里的正本呢?快去拿下来呀?
       “咳、咳咳……”费奥多尔极力压抑着咳嗽,颤抖的手从长外套的口袋里掏出药瓶,艰难地拧开盖子,倒出三片粉色的圆形药片,塞进嘴里,嚼碎了咽下去。他不想出去找水。药片的苦涩弥漫在唇齿、喉腔之间。他离开书桌,站起来却不得不弓背低头,原本很大的床在他躺上去之后显得极小。他还记得,那浅色发的孩子穿着小丑衣服的样子。
       “已经不存在了。”
        说谎。

        那就随意抽取下来一本——

        封面绘着翻滚的火焰,烧灼着畸形的恶魔。翻开,褚色的印刷字体——

        有人说,红发魔女是熔浆河里爬出来的炎魔;
        有人说,红发魔女喜欢孩子,不仅抢走孩子们的糖果和玩具,还挖走他们的心;
        还有人说,红发魔女极美,常常诱惑俊男美女,跟魔女走的那些人,一个都没有回来……
        这是真的吗?嘻嘻。

◆◇◆◇◆◇
未完待续——

果:来猜谜吧♪费佳居然有十岁!那么咱呢?
陀:三岁。
果:回答正确!!!奖励费佳一只能变成任何东西的鸽子♪
——嘭——
果果出现在陀思怀里。

织:红发魔女不是我。
纪:……我才是走错片场吧导演!我的戏份呢?!
导演的画外音:问写小说的那个去!
纪:(盯)作之助——
织:……写小说的也不是我。

◇◆◇◆◇◆
瞎叨叨时间:
脑子里有星辰大海,却只能写出来一滴水。

阅前猜谜的答案是,当然是谎言啦♪糖都交到费佳手里了,还会有假吗?咦!我用了问句!那就不要猜啦,没有答案的。

不会写文,十分臃肿,超出原定计划的篇幅还没有把世界观交代清楚。试图模仿写书人的风格但是失败了,完全是自己的风格,以后有机会再作修改。
下一篇……几百年后再写吧(溜走)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