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月傲天

这个简介弄得我头秃。

是泛神论的拥护者,是上帝座前的天使,也是科学路上的提灯人。

——苏安娜死亡戏——‖存档


“啊呐,何必呢。”

“是啊,何必呢。”

自己一个人站在屋顶,展开机关翼采集月光充能,顺便享受夜晚的微风。
记忆中,这个地方的雪远没有地球的好看,虽然说到底都只是水结晶,但再美,也没有自家的美。
说起来,很久都没有试过站在一望无垠的雪原上了,也快要忘记自己每年只有在大雪降下的时候才会,祭奠母亲,缅怀故人。
“影舞者不该有自己的名字,影舞者应该成为任何人。”
所以洛莉丝安是暗鸑的猫儿,苏安娜是舞台上的白天鹅。苏安娜死在了地球,当她不再舞蹈。洛莉丝安死在他乡,当她选择向孤独俯首。
手指在电子屏上点了几下,切断了所有联络,拆掉自己身上一切可以定位的仪器,用云蔽和月出将它们破坏殆尽。
“三分钟。”
等其他人发现异常再赶来,最快也需要三分钟。
足够了。
通过接驳的人工神经元命令装甲在着装状态下自毁,机关翼包拢了身躯,森森锋锐的鳞片竖立,自行剥落,夹杂着剥落时带来的高速和旋转,切入肌肤,断筋碎骨。
缓缓跪伏,额上的血渗入眼中,仿佛看到那一日,母亲离开的那一日,亲手翻开母亲锁在箱子里的日记,上面殷红的字——

“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
凛冽的寒风听闻妳的诞生,呼啸着将消息传扬。
洁白的雪花赶来为妳妆点世间,为妳洗去污秽。
西伯利亚雪原的精灵褪下祂的皮毛,让妳温暖。
妳在哭泣,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妳应该哭泣,用嘹亮的声音告诉我们仁慈的父,妳顺利抵达人间。
有人来吗,有没有人……
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仁慈的父爱妳,不舍得妳离开祂。
妳听见了吗,祂在呼唤妳,祂的话语挟着风声。
妳看见了吗,灰黑的云层裂开,天使的羽翼携着光芒降临。
不要,不要离我而去,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
有人来吗,有没有人……
仁慈的父啊,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她的停留。祂祝福妳,也诅咒我。
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请不要离我而去。我要妳光芒耀目,也希望妳能在月夜中逃离魔鬼的桎梏。活着,活下去,无论如何,原谅我,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
我是多么的欣喜,妳对舞蹈的天赋,天生的完美乐感。妳是天命的舞者。我在犹豫,妳能否驾驭那种力量,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不一定向往光明。但是不要害怕,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仁慈的父会给你指引,指引妳找到开锁的银色钥匙。
苏安娜,我亲爱的孩子苏安娜,不要知道太多的事情,魔鬼会在妳耳边低吟,但是苏安娜,不要害怕,妳是最后的影舞者,你要记住:
黑夜终究会过去,黎明的光会带来希望。”

凌迟的痛苦,大抵如此。直到大量失血,自五脏六腑传来的冰冷,才更能够感受到,那份伴随自己登上亚特以来的孤独,它一直都在,未曾随着重新脚踏实地而离去,这里不是家。早已无法站立,该庆幸挑选了平面屋顶,否则已经滚落。用力呼吸着,闭上眼在心里读秒,扎入血肉的斩裂弹即将爆发,啊想来讽刺,最后竟要拿对敌的东西自杀,算不算帮他们报一报被切碎的仇?勉强完好的右手握紧云蔽,刀尖抵在心脏上方。
母亲,安娜逃不掉魔鬼的桎梏,听从祂的低吟选择地下的路。活着,活下去,只是为了影舞者的传承不会因我而终。永夜已经降临,不会再有黎明,也不会有希望……
将舍弃我的四肢和身躯吧,让他们不再听从愚钝的大脑的调令。我将得灵魂的自由,到彼间去,死亡,是为了得另一种生。
斩裂弹爆发的瞬间将云蔽刺入心脏,最后的意识,最后的意识不会有了,无关是那暗鸑的影还是提灯的昼,都成酱末了罢。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