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月傲天

这个简介弄得我头秃。

是泛神论的拥护者,是上帝座前的天使,也是科学路上的提灯人。

——二零一八年跨年贺-存档
——亚特-陈小天

       “病痛是神的恩赐。”

      

                培养舱里绿色的液体粘稠,模模糊糊透过透明的外壳可以窥见里面的影子。让想象插上翅膀吧,猜猜里面会是什么东西?生化武器的话,总会令人想到那些丑陋的怪物呢!

                今天是一年里的最后一天,但是和平常的日子没有什么不同。白衣服的学者助理趴在实验台前记录着数据,那几串数据让人实在看不懂,那就只好请教一下,请问呐,这些数据代表什么呢?

                 白衣服的学者侧过头看了一眼舱内规律地咕咕冒着的气泡,低头看了眼手腕上古老的机械表。她挑了挑眉,收拾好记录插放到竖架里,拿起一大串钥匙,把几个文件夹抱在臂弯,哒、哒、哒,走到门口关掉灯,只剩下还在运转的培养舱闪烁着悠悠绿光,左右看看确认没有漏东西,吱呀——关上门,无人状态下自动锁定,下一次开启需要麻烦的验证,已经算是不很高的安全级别了——

                 嘀嗒、嘀。显示屏上一条没什么波动的线忽然剧烈地起伏几下,再又恢复正常。呼啦——液体被搅动的声音——绿色的液体肉眼可见地稀薄下去,现在可以看清那道影子的真容!

                 一个黑色长发的、很年轻的小姑娘。啊呀,虽然我是很想这样给你们介绍呀,但是,请看呐,亲眼看看吧——

                 仿若极重度畸形。四肢纤细修长失去比例,扭曲的躯干被两支狭长的物甚箍束,左半边侧脸骨连缀后脑刺出羽状骨片……液体渐渐稀薄,这具胴体也渐渐丰满起来。束缚躯干的狭长尖骨松开、伸展,血肉附生,占据几乎全部体积的狰狞畸肢搅动着液体,四肢几乎没有被分到能量,依旧干枯如冬季的树杈。呼啦、呼啦——自动循环的培养装置从未这样快地更换着新的液体。咕咚、咕咚——那颗心脏在剧烈地跳动,无人的实验室里显示屏上的线条交错杂混,无不是在刷新着这些时日来的稳定记录。

                凶兽要醒了。它亲吻女孩的睡颜,跟她告别。小天、小天,我们要去缔结新的世界呀!

                嘭!滴滴滴滴滴——

                “换抑制剂!快!”门开了,涌进来嘈杂的声音。纷乱的脚步声、声带振动出高或低的喊声……“你们在做什么!?继续灌输营养液!”
         “……未知……不可控,氮气!低温冷冻!”
         争执、吵闹,实验品、学者,嗨!越来越乱啦!无关人等出去出去,实验室可不是菜市场!

                 咕噜咕噜——狰狞的畸肢重新包裹住躯体,显示屏上的线条又恢复了基本平行。为什么改变主意了呢?为什么、为什么呐——

                 “……无关人等请立即离开实验室。”最开始那位白衣服的学者皱眉,她看见同僚当中混入一个醒目的、黑色军服的男人。

                 他回过头,目光如剑,他直起身子,源于上位者的高压,便逼迫得那学者下意识退后了一步,但她又重新站定,脸上写满愤恨却不敢言。他低下头,如剑的目光碰触到那重新灌满粘稠的绿色营养液的培养舱时,瞬间柔和得如地球上那三月春里的阳光。

                细不可闻地喃喃了什么。军装的男人最后还是离开了。慢慢地,就跟自己家里那样,踱出去,挡他路的都只有自个让开的份,然后目送他坚直的背影消失在实验室里。

……

                睫毛颤颤,北冰洋漂浮的碎冰,一刹那,又消逝。

                “哥哥……”

  “我不相信神,因而恭而敬之地退还这份恩赐。”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