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月傲天

沉迷游戏,丢完文就跑

“……自从我告诉他们,它的存在以后,状态就变差了。是报复。”

啪嗒啪嗒……没开灯的小房间里,仅有荧光屏的白光。笔记本前那长发的少女一手摁着脑袋,一手敲打着键盘。

“……它可以交谈。我正在为我曾说过的话遭到牵连,引火烧身。……现在的状况很不好,我尽可能记录下来。”

她忽然停止了打字的输入,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往外扯,张大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是在脑中爆发的剧烈的尖鸣!她的眼眶是干痛而枯涸的,没有泪水可以顺其心意流淌。击打着仿佛被切割的头颅,勉强按压住痛苦,空出手来……颤抖的手指没有足够的力气,每个按键动作几乎用尽全力。

“……我 不会求饶,也不会妥协。如果被吞食是无可避免,至少在「我」仍然是「我」以前,绝不会投子认输。这是一场游戏,是一局棋。……因为生,所以向往着死?人总是寻求着不可知见的事物。如果我是死的,那么现在就会与你们谈论生了。很抱歉,我只能把想到的尽快记录下来,前后没有连贯性……对不起……因为始终以谨小慎微、替人着想、善解人意的温柔姿态处世,却欺骗自己实则又凶又可怕……被欺负了不知道如何反抗。不,还是可以的,只是代价有些大……我不认为那值得。”

她看着键盘上的字母陷入了茫然,是忽然之间的事情,声音停了,思绪也就停了。她要做什么?她要说什么?不记得了、不记得了。暴虐和谦卑同时发作,想要肆意破坏又想要跪下道歉……她咬着牙不让求饶的话语漏出唇齿间……即便内心已经淌着血跪拜无名的异神。谁都好,谁来救救我。

“……救我的人只有我自己。不要同情,那会将,你,也拖进深渊,请不要因为毫无意义毫无价值的事情葬送宝贵的时间。我爱的人从深渊回来,而我将要去看他所曾看见过的风景。我伸出手,会有回应吗?……不需要,请不要回应,我会在给自己画的圈里面安安分分,绝不会踏出去一步,不会造成任何人的麻烦……是的,不需要关心这样的、只看得见自己的人。我自顾不暇,弄丢了重要的东西,没办法再伸出手去了……”

她轻轻地、轻轻地笑了,笑容很好看。本来那张脸就有不差的容貌,再加上适当的乖巧和微微低头展示出来的安分,谁能看见她身后那应该用恢宏的词句和笔调描画的凶兽呢?那兽紧紧地抱住少女,亲吻她如雪的肌肤,每一个亲吻都会带走被亲吻的部位。它说,只有我可以相信、只有我爱你。

“……不要哭啦。”少女捧起兽的面庞,那是一张和她一致的精致面容。大滴大滴的泪水从眼眶滑落,将这个狭小的空间淹没。水里什么也没有,这片海是死的。“就要到这个世上来啦,很痛苦吧。但是,千万,不要哭了……想你所想,做你想做。我们为了挣脱束缚……这一天等了很久啦……应该高兴才是。”

笔记本在水里挣扎般地闪烁了一下,就永远地熄灭了。

“很快,我就可以享受一场漫长的休憩了。”少女阖上双眼,残缺的躯体纸一样轻飘飘地靠在凶兽身上。兽有畸形的身体,它没有腿,却有长长的尾、干枯纤细的前肢,丰满巨大的翼,大得过分的圆脑袋。又也许不是,所具象的并非完全是凶兽,它该被更加恢宏的词句描画,所以,这只是少女其自身患病的可怜而卑劣的灵魂具象。“你会为我歌唱吗,不要歌唱,要忘记。我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从无到无。说晚安吧,这长夜该要安眠。”

没有谁能救我,除了我自己,和你。少女呢喃地将字句在口中细细打转,吞咽回去。她不期待得救,她本身即为来此救者。当她离开,洪水滔天又与她何关呢?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