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月傲天

这个简介弄得我头秃。

是泛神论的拥护者,是上帝座前的天使,也是科学路上的提灯人。

为即将到来的自由干杯!
                       Death

安静的小房间里,少女侧坐在椅子上,身体向左倾斜,左半边身子靠在椅背上。身后是窗,外面刚刚下过雨,潮湿的风将夜的喧嚷传入她耳畔。少女正在写日记,字迹潦草……因为她握不紧手中的笔。那个人说,她这样写到,

“人类畏惧死亡,同时又被死亡深深吸引。”

她忽然不知道应该写什么。内心只想要放声大笑,可这意味着什么呢?她想,她不知道,那么就不要再去管束那可怜得几乎无的情感电流,通道就算全部打开,通透性改变,都无法逃离这样的一个认知——合情合理地表演。

她继续书写,“每个人都要表演,人生来就是为了学习如何表演。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没办法逃过天生的桎梏,所以自由的定义是人给自己做的一个白日梦。绝对的自由不存在,但是有相对的自由蒙蔽人眼。”

她想,她写这些是做什么呢?为了留下一个记录,让以后的自己看么?那么以后的自己还会是「自己」吗。她兴奋起来,继续写道,“未来的那位先生、女士,恕我不知如何称呼您,但请您务必知晓,我脑海里有绝对的真诚,因此您无法相信您所看到的文字,所有文字都是经过考量而有所修饰的。怀疑,必须怀疑,然后施以可怖的否定。”

她那剧烈的兴奋和自以为好的状态渐渐使她丧掉了所有的气力,大脑中原本应该的尖鸣变成了持续不断的痛啃噬着脑髓。四肢的无力说明应当听从困倦阖眸安睡,但精神的病兽呀,狞笑着将爪狠狠地穿刺入她的太阳穴……哭呀哭呀哭呀!为什么不哭——

她按压着徒劳地缓解痛苦,她朝那兽大声地喊叫,当然,是在内心世界里。她说,我丝毫不认为哭泣是正确行为,先生,我要朝您发出恶毒的笑声,诅咒您呀,除了痛楚您能让我感受到什么呢?

“干涸。”

她无法再书写她自己了,只能用她最喜欢的角色的口吻,借别人的口来说话。或者说,她使用隐喻,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得明白啦,凶兽也会稍微手下留情,允许她这牧风的行径。

“……雨季会到来的,那厚重的云层要将暴雨倾泄在干裂的土地上,河流再次流淌,穿行于荒野的四肢百骸。直直插进天空的树也要吐出新芽,画眉和夜莺昼夜歌唱。赞美呀——俄罗斯,生养我的土地;赞美呀——风情万种的西伯利亚,白鸟为您衔来了清晨第一束绽放的玫瑰。

可我再也无法看见那洁白一片的乌克兰啦,因为乌克兰的双目永远留在了西伯利亚灰蒙蒙的冬季里。芳香的花是会凋谢的,晶莹的冰雪也定然要融化的……唯有永恒之物令人生厌!”


她依旧思念着,却无法准确说明这是否是哀伤、悲痛。兽怜爱她,替她做出决定。若不怀着恶意,就会遭到伤害,从一开始就裹夹恶意以待吧,这才是报复呢。

评论

热度(1)